拜托森尼

我还信奉GOT7


白日做梦 (范宜)下篇

白日睡觉(范宜)

中篇


走廊还是灰蒙蒙的。
段先生裹着被子靠在门上,脑袋里放着烟花,紧紧的闭着眼睛。

那是他的猫他的猫他的猫……
他的猫?
他的范范?
……
他的范范有狭长的眼睛呢。

卡擦
段先生猛的睁开眼,是对面的邻居要出门吗。
他还要面子的。
段先生秒速开门关门。
一抬头,看到范范正向他走来,匀称的年轻肉体,微弱的晨光轻轻的在上面打着卷儿。
段先生只一眼就赶忙低下头去,这也太刺目了,段先生心想。
范范不着急,一步一个脚印,有力的逼近段先生。
手刚搭上段先生的棉被,段先生立马从棉被里蹦起来,他们靠的太近了,段先生的嘴唇刚好砸在范范的下巴。
范范觉得不痛,他的段先生很怕痛,连忙去看段先生。段先生整个人红通通的,和他平时看到段先生刚沐浴完出来的样子一模一样,那是他最喜欢看的风景。
早春的风很不识相的撞进他俩怀里,两人皆是一个激灵。
段先生发现自己的棉被在刚在不知觉中滑落了,急急捂起屁股,使出不小的劲推开范范。
范范忧郁了,他的段先生又从他身边逃跑了。

今天,范范终于可以跟着段先生去上班了。
段先生是酒店经理,除了自己身上这套西服,就只剩平时的各式休闲卫衣套装了。
意外的合适,范范穿的活力又青春。
范范格外新鲜和兴奋,一路上,手舞足蹈,招来太多目光,段先生真想一掌拍向他的脑袋。

一到酒店,段先生就不见踪影了,范范被寄托在前台。
形形色色的人晃荡在他眼前,范范把脑袋搁在台面上,觉得无聊。
没有段先生在的地方就是很无聊。
思绪开始瞎转悠,上个月的泡芙太甜了,前几天的鸡腿超好吃……早上没醒来前的段先生软绵绵的,很诱人,醒了也很诱人。
不行,我得去找我的段先生,今天格外想他了。

段先生很忙,每天一大早就要阅读前一天酒店经营管理的各种报表,了解酒店前一天晚上的经营管理情况。他现在正在看这一周的餐饮的营业报表和宴会或会议场地的预报表。
前台的小姑娘气喘吁吁的跑来告诉他,他的范范转眼就不在前台了。
小姑娘看着段先生一改往日盛气凌人的气场,焦急的表情还有那急匆匆的步伐,感叹道,帅的都在一起了。

段先生找到范范是在一间还没来的及整理的凌乱的客房里,范范愣愣的坐在床尾,一看是他的段先生,狭长的眼睛眯成一条缝。
段先生心想,范范放在校园里头肯定很招女生喜欢,因为他感觉他的笑容太像春天的蜂蜜,甜甜的。
段先生刚想开口告诉范范以后不许乱跑,范范快一步抓住段先生的手往自己小范范上按。
范范想告诉他,内裤太小了,勒着他很难受。
不过段先生的手凉凉的,瞬间让他的小范范满血复活,仿佛有无数只隐形的小虫子在啃食他的小范范。
“痒痒。”范范今天第一次开口,声音哑哑的,像刚睡醒的猫咪。
顺便加大了抓着段先生的手,用力按了按。
段先生涨红着脸挣开手,他明显的感觉到他在手放下的一瞬间小范范膨胀了发烫了。
“范范”,段先生看见范范很认真的听他说,本想说别乱跑,但是段先生觉得气氛不太对,转儿指着小范范说:“放在冰箱里冷一下就不痒了。”
“哦。”范范点点头。
段先生骗人。
他刚刚都看到了,怎么样才能把整个小范范放进段先生的身体里,肯定很舒服肯定不会痒痒了。
但他怕段先生逃跑,还是乖乖的应着。

他的范范很乖嘛,段先生很满意的摸了摸范范的头。



骚瑞~是中篇

白日睡觉 (范宜)



上篇




段先生养了只猫,通体雪白,叫范范。
一次下班回家,赖着他回家的。
段先生无奈,只好养着。
哪晓得范范刁的很,吃饭要上桌,睡觉要上床,还会看电视。
段先生一直认为全天下的猫都是这样的,于是就随他了。
段先生今天下班早,心情不错,推开窗,油绿的枝丫蹿了进来,啊,春天来了。
想着范范来家里也有一个年头了,纪念一下,晚上给加鸡腿。
范范爱吃肉,一吃肉就开心,一开心就喜欢用爪子瞎挠。
晚餐时候,范范一下跃上他的段先生为他准备的专属小高凳,看到鸡腿,血液沸腾啊,转身挠椅背挠桌角。
然后被段先生用筷子敲了脑袋,范范根本冷静不下来,爪子痒乎乎的,只好挠自己。
半夜段先生被范范嚷醒的,范范竟然对着他粗声低嚎,段先生满脸不悦,把范范挥下床。
范范震惊了,他的段先生从来没有这样对他,他被冷处理了,他好像能理解电视里的被皇帝打入冷宫的心情。
范范很不开心,于是满地打滚了一夜。
第二天晚上,段先生又被吵醒了,他的猫在他床上盯着他撒尿,段先生以为自己在做梦,重新睡过去了。
第二天早上,他的猫被他轰下床。
段先生觉得他的猫一定是生病了,不然怎么会这么不寻常。上网搜了下,顿时松了口气。
段先生找到他的猫,捏住他的脖子将他提起来。
范范觉得这样超没面子的,不过今天例外,他的段先生早上对他很生气,他就勉强顺着段先生吧。
段先生蹲着,幽幽的看了会他,范范被盯着打了个喷嚏。
“是该结_扎了。”他的段先生说。
范范听懂了,挣扎起来,他不要!!!
他的段先生竟然不理解他!范范想。

隔天早上,段先生感觉屁股很痛,有什么物事一直往里面冲。
不对劲,段先生睁开眼睛。
一个赤果果的大男人双臂撑在他的两侧,整个躯体笼罩着他,他的屁股正被他的东西硬挤…而那个男人此刻还在往里塞,他要被痛死了…
范范看到他的段先生醒来,有些期待,他的段先生会不会喜欢化成人的他;有些懊恼,怎么还有半截进不去呢。
怕段先生误会,范范做了一个挠床脚的动作。
他的猫!段先生接受不了。一脚把他身上毫无防备的男人踢到床角,然后卷起被子下床就跑。
嘭,关门声。
范范委屈极了,看着斗志昂扬的小范范,虎摸他,乖乖的等会儿,他的段先生没穿衣服,马上就会回来的…



下篇待续(召唤七个赞,拜托)